[專題介紹] 本木序推出全新的金盞花紓緩精華油 30ml

資金進出屬聯匯制度必然調整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美國進一步加息勢必影響香港市場資金流和資產價格變化。資金進出港元體系引致銀行總結餘增減,是聯繫匯率制度設計下必然的調整過程;香港外匯儲備龐大、金融和銀行體系流動性充裕等因素,是維護聯匯制度的堅實底氣所在。

 

他又說,當香港隨美國進入加息周期,供樓人士按揭還款負擔難免增加,市民置業或作其他投資決定時應審慎。

 

以下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7月24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過去一個多月本港疫情反彈,但在精準防疫的大原則下,大部分社會及經濟活動仍謹慎有序地進行。上星期剛開幕的書展,吸引不少市民入場,我也特意出席了兩場新書分享會,並在書展攤檔買了些書籍。有些參展書商說,今年書展整體上人流仍然不錯,對生意額持審慎樂觀看法。

 

其實,當整體經濟表現疲弱,各行業都承受着較大壓力的時候,這類主題式的大型展會,總能刺激額外的消費需求和帶來短期的就業機會。而即將發放的第二階段消費券,相信亦會發揮刺激市道,振興經濟的作用。

 

本港就業市場近期稍有改善,4至6月份失業率為4.7%,比2至4月份的今年高位低了0.7個百分點。整體通脹情況仍大致溫和,6月份基本綜合消費物價通脹率為1.8%。不過,環球以至內地經濟疲弱,本周將公布的本港最新出口數字並不樂觀。整體經濟而言,年初受疫情影響,第一季經濟按年負增長4%。下月初發表的第二季本地生產總值預估數字,即使可望稍有改善,但情況亦難言理想。

 

展望下半年,經濟復蘇的步伐和力度仍存在相當挑戰。其中一個主要負面因素是預期美國聯儲局以至多家主要央行將大幅加息,憂慮其對全球經濟和資金流造成的影響。以美國為例,今年來通脹持續加劇,6月份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按年升幅達到9.1%,創41年來新高。為了壓抑通脹,聯儲局今年來已三度加息,累計幅度1.5厘,市場目前普遍預期本周的議息會議將再加息0.75厘。如此今年來的累積加息幅度將達到2.25厘,這勢將進一步掀動資金流向及資產價格變化,亦可能造成金融市場波動。持續加息不利於經濟恢復,美國如何一方面壓抑通脹,另一方面避免經濟陷入衰退,值得關注。

 

美國進一步加息,亦無可避免會影響到香港市場的資金流和資產價格變化。最顯而易見的是在聯繫匯率機制下,美息上升、港息仍相對低而所觸發的套息活動,再加上近月本地市場對港元需求偏弱,港匯自5月以來多次觸發弱方兌換保證。金管局按機制買入港元賣出美元。隨着弱方兌換保證被觸發,資金流出港元體系,這就是我們經常在新聞中聽到的所謂資金外流。單看字面,資金外流也許是對一個市場沒信心的現象,但由於市場一般只會選擇就匯率相對穩定的貨幣進行套息活動,以賺取息差,因此換個角度說,有關活動也可被視為是對聯繫匯率機制有信心的表現。

 

回看自2008年環球金融海嘯後,美國一直實行巨額的量化寬鬆,導致全球資金泛濫,由於當時港息持續高於美息,匯率又有聯匯制度保證,因而吸引了大量資金流入本港,導致本港銀行體系資金異常充裕。這些資金部分被金管局透過發行外匯基金票據所吸收。在2015至2018年間,即美國對上一個加息周期時,亦曾出現資金流出港元體系,當時香港利率亦隨美國息率稍為往上調節。但到2020年美國減息量寬後,資金又再次流入港元,至今存留在香港的資金量仍非常龐大。今年6月底,外匯基金票據和債券結餘近12,000億元,是2008年12月底時的七倍半。因此,資金進出港元體系而引致銀行總結餘增加或減少,是聯匯制度設計下的必然調整過程。

 

美國今年來連番加息,再次出現資金持有人沽港元、買美元以賺取持有美元的較高息回報。截至7月22日,金管局共承接了逾1,700億港元沽盤、釋出等值美元,銀行體系結餘相應下降至約1,650億港元。根據聯匯制度有關操作,隨着弱方兌換保證被觸發,資金流出港元體系,利率自動調節機制會發揮作用,港元拆息會逐步上升,抵銷套息交易的誘因,減低資金從港元市場流出,最終令港元穩定於7.75至7.85的區間內,所謂的資金外流情況便會緩和。

 

息率,是貨幣發行局制度下最有力的市場調節力量;高透明度、穩定及前後一致地貫徹執行機制的設計,成為了港元及聯匯制度的最有力維護。本港公共財政穩健強韌、金融風險監測機制適切有力,並多年來在金融及銀行體系建立了強大的緩衝和抗震能力,香港外匯儲備規模龐大(高達4,400多億美元),相當於港元貨幣基礎約1.7倍,金融和銀行體系流動性充裕,銀行經營穩健、資產質素優良,這些都是我們維護聯繫匯率制度的堅實底氣所在。

 

樓市方面,過去幾個月本港樓價雖有輕微回調,但仍大致保持平穩。雖然本港私人住宅物業過半數已沒有按揭貸款,但當香港隨美國進入加息周期,供樓人士的按揭還款負擔難免增加,市民在置業或作其他投資決定時,還是以審慎策略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