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介紹] 本木序推出全新的金盞花紓緩精華油 30ml

香港政府新聞網 - 社區與健康

  • 新冠疫苗累計接種逾217萬劑

    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接種計劃展開至今,政府已為市民接種約2,175,000劑疫苗。其中,約1,267,500人已接種第一劑疫苗,約907,500人已接種第二劑疫苗。

     

    已接種第一劑疫苗的市民中,約542,000人接種科興疫苗,約725,400人接種復必泰疫苗;已接種第二劑疫苗的市民中,約401,300人接種科興疫苗,約506,200人接種復必泰疫苗。

     

    今日約有28,300名市民經計劃接種疫苗。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科興疫苗的市民分別約6,000人和4,200人;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復必泰疫苗的市民分別約6,600人和11,500人。

     

    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科興疫苗和復必泰疫苗的整體接種率均約為96%。

     

    同日約5,000名市民在網上預約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科興疫苗,約10,900名市民預約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復必泰疫苗。

     

    截至今日凌晨,過去24小時有七宗送院個案。

  • 46歲菲傭確診感染新型肺炎

    (可按這裏收看整個簡報會的手語翻譯短片。)

     

    本港新增一宗2019冠狀病毒病本地確診個案,患者為昨日初步確診的46歲菲律賓籍家庭傭工,感染源頭不明,並帶有N501Y變異病毒株,但沒有E484K或L452R變異基因。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今日在簡報會上表示,患者上月3日由巴基斯坦返港,在西營盤華美達海景酒店檢疫至同月23日,而酒店相同樓層並無錄得其他確診個案。

     

    患者上月24日至29日在前僱主位於青衣大王下村31號的住所暫住,30日遷往新僱主位於大角咀維港灣第6座的住所。與患者在維港灣同住的兩名兒童就讀學校暫時停課,以消毒清潔,有待檢測結果確為陰性後才可復課。

     

    患者本月9日和16日曾到中西區海濱長廊---中環段,16日也到過中環環球大廈商場。由於個案涉及N501Y變異病毒株,維港灣第6座住客須接受較頻密的強制檢測,在相關日子到過海濱長廊或環球大廈商場的人士也須接受檢測。

     

    因應強制檢測公告,柴灣環號興華(二)邨豐興樓的相關指明人士均須接受檢測。

     

    另防護中心正調查一宗外地確診個案,所涉19歲女子1月在歐洲旅遊時曾經發燒,自我隔離後已無症狀,期間並無進行病毒檢測。她3月初抵港後居於觀塘茶果嶺大街,本月8日前往深圳。防護中心本月22日接獲廣東衞生當局通報,該女子本月21日確診,及後對病毒抗體測試結果呈陽性反應。防護中心繼續進行流行病學調查,並追蹤接觸者。

     

    初步確診個案方面,其中一宗涉及官涌體育館社區疫苗接種中心一名護士。快速測試顯示,該護士帶有與疫苗病毒株吻合的D614D病毒株,且病毒量低,疑屬環境污染。張祝君指,如該護士確實帶有D614D病毒株,則無傳播風險,惟須待基因排序完成才可確定情況,有關密切接觸者正接受檢疫。

     

    此外,一名居於馬鞍山大洞禾寮村的外傭和一名居於石籬(二)邨石華樓的巴基斯坦籍地盤工人經檢測錄得低Ct值,暫屬不確定個案,防護中心正在跟進。

     

    過去14天,本港累計新增26宗個案,包括五宗本地個案和一宗可能本地個案,其中兩宗本地個案源頭不明。

     

    政府設有專題網頁,提供2019冠狀病毒病的相關資訊及健康建議。

  • 陳肇始出席世界衞生大會視像會議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今日以中國代表團成員身分,透過視像會議出席世界衞生組織第74屆世界衞生大會。

     

    受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影響,會議於今日至6月1日以視像形式舉行。

     

    今年會議主題是結束當前大流行疫情並建設更健康、更安全和更公平的世界,為下次大流行做好防範,同時聚焦應對新冠疫情,以及確保所有人能在疫情下享有平等的醫療服務。

     

    會議也涵蓋其他公共衞生議題,包括精神健康、抗生素抗藥性和非傳染性疾病等。

     

    陳肇始說,國際合作對結束席捲全球一年多的疫情至為重要。即使日後疫情逐漸消退,國際社會仍須共同努力為後疫情做好準備,例如管理恢復出行及國際經濟活動的風險,並制定有效策略,防止下次疫情。特區政府會繼續與世衞及其會員國的衞生部門保持密切合作,與時俱進,以保障香港市民的健康。

  • 大角咀受限區域沒發現確診個案

    政府表示,大角咀指明受限區域的限制與檢測宣告和強制檢測行動完成,約760名居民接受2019冠狀病毒檢測,沒有發現確診個案。

     

    政府昨晚將維港灣第6座列為受限區域,限制區內人士留在其處所並接受強制檢測。

     

    政府並發出強制檢測公告,曾於本月3日至昨日身處該處逾兩小時者,即使在相關宣告生效時不在受限區域,也須於明日或之前接受強制檢測。

     

    強制檢測行動今早約7時完成,當局隨後在受限區域執法,未發現有人未進行強制檢測。

     

    政府派員到訪區內約280戶,約40戶沒人應門,包括一些確診個案和可能已接受隔離的住戶,政府會跟進。有關居民應盡快聯絡當局,以排除病毒在區內傳播風險。

  • 新冠疫苗累計接種逾214萬劑

    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接種計劃展開至今,政府已為市民接種約2,146,700劑疫苗。其中,約1,254,800人已接種第一劑疫苗,約891,800人已接種第二劑疫苗。

     

    已接種第一劑疫苗的市民中,約536,100人接種科興疫苗,約718,700人接種復必泰疫苗;已接種第二劑疫苗的市民中,約397,100人接種科興疫苗,約494,700人接種復必泰疫苗。

     

    今日約有28,800名市民經計劃接種疫苗。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科興疫苗的市民分別約4,000人和3,900人;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復必泰疫苗的市民分別7,800人和13,100人。

     

    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科興疫苗和復必泰疫苗的整體接種率分別約為96%和95%。

     

    同日約4,300名市民在網上預約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科興疫苗,約9,400名市民預約接種第一劑和第二劑復必泰疫苗。

     

    截至今日凌晨,過去24小時有13宗送院個案。

  • 菲傭初步確診 帶變異病毒株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公布,正跟進一宗初步顯示涉及N501Y變異病毒株的2019冠狀病毒病初步確診個案。患者為46歲菲律賓籍家庭傭工,沒有病徵,感染源頭不明;其密切接觸者已送往檢疫中心。

     

    初步確診菲傭2月初隨前僱主一家前往巴基斯坦,上月3日返港,隨後於西營盤華美達海景酒店檢疫至同月23日。

     

    她上月24日至29日在前僱主位於青衣大王下村31號的住所暫住,其後遷往準僱主位於大角咀維港灣第6座的住所。

     

    她上月28日和本月7日在社區檢測中心接受檢測,結果為陰性,昨日遵從強制檢測公告到設於梁顯利油麻地社區中心的社區檢測中心接受檢測,結果呈初步陽性。衞生署公共衞生化驗服務處的檢測初步顯示病人帶N501Y變異病毒株,但沒有帶E484K或L452R變異基因。

     

    政府評估維港灣第6座相關區域感染風險有機會較高,遂作出限制與檢測宣告,晚上8時起限制在維港灣第6座的人士留在其處所並接受強制檢測,目標明日上午約7時完成行動。

     

    政府將於區域內設臨時採樣站,並要求受檢人士於明日凌晨零時30分前接受檢測。政府會為行動不便的人士和長者安排上門採樣。

  • 有望清零 與內地通關討論展開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本地疫情有望清零,當局已與內地展開有關通關的討論,惟進入內地的安排由內地決定,決定權不在香港。

     

    聶德權今早出席電視節目後會見傳媒時說,香港人進入內地是否需要強制檢疫、有何安排屬內地政府的決定,相信香港整體疫情是內地的考慮因素之一。

     

    他指,通關會增加兩地人員往來,感染風險也會增加,內地會考慮香港抵禦外防輸入方面的措施和能力,以及一旦社區爆發能否迅速控制疫情。

     

    他又說,內地也會考慮香港社會的疫苗接種比率、是否已建立防疫屏障。如疫苗接種比率高、有較穩妥的防疫屏障,病毒在社區傳播的能力便會大大減低,減少大規模爆發機會。

     

    另外,廣州荔灣區龍津街錄得一宗確診個案,內地按機制將街道範圍列為中風險地區。聶德權指,廣東省不屬中風險地區,「回港易」計劃安排暫維持不變。

     

    他指,「回港易」計劃調整與否,考慮原則包括公共衞生風險,以及措施是否合乎比例。

     

    政府會總結經驗,向市民清楚解釋情況,避免誤會或混亂。 

  • 本港增兩宗新型肺炎個案

    本港新增兩宗2019冠狀病毒病確診個案,一宗為涉及39歲家庭傭工的本地源頭不明個案,另一宗為輸入個案,患者從美國抵港。

     

    本地個案為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昨日公布的初步確診個案,她沒有病徵,前日遵從強制檢測公告到位於油麻地的社區檢測中心接受檢測,其後確診。

     

    過去14天,本港累計新增25宗個案,包括四宗本地個案和一宗可能本地個案,其中一宗本地個案源頭不明。

     

    政府設有專題網頁,提供2019冠狀病毒病的相關資訊及健康建議。

  • 羅致光網誌談社會福利規劃

    前言

     

    個多星期前,出席了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與社會福利署合辦的福利議題及優次會議。這是每年一次的研究會,有助政府就來年福利政策及服務發展,聽取持份者的意見。每年大約是這個時間,都會聽到有關社會福利規劃的意見,不少都是希望政府恢復90年代及以前的社會福利規劃工作。我在2018年7月22日的網誌,已交代了現時社會福利規劃的工作及與30年前的差異,我不想重複了。我只希望那些從來沒有參與過30年前社會福利規劃工作的朋友們,先了解30年前的福利規劃工作是如何進行的,今天的福利規劃工作又是如何進行的,才作評論。

     

    今天的社會福利規模與30年前的比較

     

    在上述的福利議題及優次會議中,我引述了一些數字:1991至92年度的社署財政預算開支為55.2億元,2021至22年度則是1,042.7億元,增加了約18倍。單是2021至22年度財政預算的安老服務開支已是141.8億元。此外,現時的社會福利開支已不限於社署的開支,單是運輸署1與在職家庭津貼辦事處的2021至22年度預算福利開支,已是57.4億元。這些數字,反映了今天社會福利的規模與30年前有天淵之別。

     

    整筆撥款津助制度與社會福利規劃

     

    令我經常感到唏噓的,是聽到一些評論指現時沒有社會福利規劃是與推行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有關。他們除不了解何謂社會福利規劃之外,更是對兩者的歷史事實缺乏認識,人云亦云,以訛傳訛而已。例如,有人說自從有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五年計劃檢討便消失了。社署進行的最後一次五年計劃檢討(5-year plan review)是1996年2,而政府是由1999年才開始討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兩者沒有任何關係。我在2018年1月7日的網誌中,已詳細解說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由來,全部都有紀錄確實,部分是過往政府文件,部分是存在於我個人電腦中的當年文件。

     

    那為甚麼1996年之後便再沒有五年計劃檢討呢?我會介紹大家看一份2000年的社聯文件3內對五年計劃檢討的評論。簡而言之,當年的社聯對社會福利規劃的建議中,亦沒有包括五年計劃檢討。至於當年社聯倡議的服務計劃方案檢討(programme plan review),則要四年多之後才第一次出現,由當年的衞生福利及食物局於2005年3月成立的RPP檢討工作小組(Review Working Group)進行的福利服務規劃工作,RPP就是《康復計劃方案》(Rehabilitation Programme Plan)。那為甚麼社會福利規劃會優先檢討康復服務呢?我不知道,不過我相信或許與當年局長周一嶽醫生對康復服務多年來的參與有關。

     

    整筆撥款津助制度與服務競投

     

    另一個經常令我詫異的,便是一些評論或描述指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帶來了社會福利服務競投。一是不認識兩者的歷史背景,穿鑿附會,亦是人云亦云;二是不掌握不同資助制度的差異。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和服務競投,實質上沒有任何關係。兩者唯一相近的地方,是在開始討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不久,政府便開始討論服務競投。社署整筆撥款的由來可參閱上述的網誌;而社會福利服務競投,則源於香港在1995年1月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政府在1999年底便開始探討就社會福利服務推行競投制度。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亦於同年11月往澳洲進行探訪,以了解當地社會福利服務競投制度。

     

    從我於2000年4月10日電郵給當時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醫生的一封信中,可見當時社署正考慮將康復服務單位進行競投(competitive bidding)。結果有關競投沒有發生,後來演變成將安老服務的護理安老院及家居照顧服務,容許了私營機構參與,運用投標的形式,評估服務質素和服務量,以進行分配。最後要提的是:以投標作為服務單位分配,基本上不是用整筆撥款的資助機制,而是與其他政府服務外判運用投標制度大同小異。

     

    後語

     

    我有時會說笑:「Common sense有多普及我不知道,不過坊間卻流傳了不少common nonsense。」只要大家不是單憑感覺,或是依賴我們不大可靠的記憶,而是着重事實根據,便不會受傳言所誤導。不過,我又明白,求真是要時間的,疏於求證,是我和大家都可能會犯上的毛病。

     

    1主要包括復康巴士及二元乘車優惠的開支。

    2由於有關報告1998年才出版,所以不少人只看書面,不看內容,誤以為是1998年進行。

    3文件只有英文,我的電腦中只有2000年7月12日的修訂版Planning Mechanism and Protocol of Social Welfare Policy (Discussion Paper),Task Force of Social Welfare Planning,HKCSS。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5月23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 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無繞過醫委會

    我上周的網誌跟大家分享了香港面對嚴峻的醫生人手短缺問題,政府過去一段時間已經積極透過增加本地培訓學額作應對,由2005至06學年的250個學額增至目前2021至22學年的530個。然而訓練醫生需時,擴張醫學院培訓容量亦有實際局限,我們不能單靠增加本地學額去解決醫生人手問題。故此,我們有迫切需要為合資格的非本地培訓醫生另闢途徑,讓他們只要符合特定條件,便無須通過執業資格試,亦能夠在香港取得正式註冊資格。

     

    新途徑引入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

     

    我在周二公布《2021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詳情,社會人士對政府的建議大致支持,尤其是病人組織、社福界和立法會議員等,大家都希望透過這條新途徑,可以引入更多非本地培訓醫生,從而令病患者得到更及時和適切的服務。

     

    建議重點

     

    申請條件

     

    我們建議在現有的《醫生註冊條例》下,加入一條新路徑,讓更多合資格的非本地培訓港人醫生可以來港在公營醫療系統內執業。這批非本地培訓醫生仍須受香港醫務委員會的紀律監管。他們須符合以下條件,方可在香港正式註冊:

     

    (a)

    是香港永久性居民

    (b)

    須持有非本地醫學院頒授的認可醫學資格,並已在該等醫學院所在的任何地方取得醫生註冊資格

    (c)

    在取得專科醫生資格後,須在任何公營醫療機構(即醫管局/衞生署/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以特別註冊形式全職工作最少五年

    (d)

    在公營醫療機構擔任醫生的五年或以上服務期間,經相關機構進行在職評核並獲確認其服務表現令人滿意及其醫療水平勝任醫生職位

     

    特別註冊委員會

     

    我們建議在醫委會架構下成立一個法定的特別註冊委員會,成員包括衞生署署長或其代表、醫管局行政總裁或其代表、醫委會主席、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席、本地兩間醫學院的院長、由行政長官委任的不多於三名醫委會委員,以及由行政長官委任的不多於一名其他人士。

     

    委員會將全權獨立負責訂定非本地醫學院頒授的認可醫學資格名單,當中須考慮以下因素:

     

    (a)

    有關醫學課程的教學語言和課程內容

    (b)

    有關醫學院的國際排名

    (c)

    其他合適的因素

     

    有關名單上的認可醫學資格數目不設上限,而名單會由特別註冊委員會每三年檢討一次。有關名單將直接交由醫生註冊主任(即衞生署署長)透過憲報刊登法律公告形式公布,讓家長和學生在作出升學決定前能夠掌握更多資料。非本地醫學院頒授的醫學資格原則上應與港大及中大所頒授的資格大致相若。

     

    釐清誤解

     

    建議並無繞過醫委會

     

    政府尊重醫委會規管醫生的法定權力。醫委會為醫療業界的重要持份者,故我們建議在負責制定認可醫學院名單的特別註冊委員會內包括醫委會主席及部分委員。我必須強調,日後循新途徑來港執業的非本地培訓醫生仍須向醫委會註冊,並如其他本地醫生一樣受醫委會的紀律監管。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不會利用權力影響認可學院名單

     

    特別註冊委員會以客觀及高透明度的方式制定認可非本地醫學資格名單。舉例而言,倘若委員會在合理時間內都未能制定名單,食衞局局長基於公眾利益,才會向委員會發出指示,要求委員會在指定時間內制定有關名單。

     

    具體途徑

     

    持有特別註冊資格的醫生必須先取得醫專認可的專科資歷,繼而在公營醫療機構以特別註冊形式全職工作最少五年,方可申請正式註冊。

     

    對於尚未接受專科培訓的非本地醫生,則必須在香港完成整全的專科培訓,一般為期最少六年。

     

    至於已取得相當於醫專轄下相關專科學院認可的初期試/中期試資歷的非本地醫生,則須在香港完成餘下的專科培訓,為期最少五年或三年。

     

    釐清誤解

    執業試並非確保醫生水平的唯一途徑

     

    現時國際上有不少國家(如新加坡及澳洲)均設有不同機制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滿足一定條件後,便可在當地取得正式註冊。考試並非唯一取得正式註冊的條件。我們希望重申,政府並不是要取締現時執業資格試的制度,而是在確保醫生質素的前提下,新增一條路徑讓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在公營醫療系統服務。

     

    非本地培訓醫生仍須接受評核

     

    在新途徑下,非本地培訓醫生須接受其僱主(即相關公營醫療機構)的在職評核,以確保他們的水平。若有關醫生未能通過在職評核,將未能在港取得正式註冊。至於如何制定在職評核,我們會與相關公營醫療機構再作商討。

     

    對非本地培訓醫生要求更高

     

    循新途徑來港工作的非本地培訓醫生須於認可的醫學院畢業,並在當地取得註冊後,再於香港的公營醫療機構工作5至12年不等,才可在港取得正式註冊。相比之下,本地培訓的醫生在畢業並完成實習期後便取得正式註冊,我們對這些非本地培訓醫生的要求更為嚴格。

     

    不會影響本地醫生的專科培訓

     

    由於本地培訓醫生大多同一時間選擇專科,醫院管理局現行將安排他們選擇其心儀的專科。至於非本地培訓醫生,由於他們來港時間不同,他們可選擇的專科將視乎當時的空缺而定。就專科培訓學額,我們會繼續與醫專及其轄下的專科學院商討,確保有足夠專科培訓學額供本地醫科生及合資格的非本地培訓醫生。

     

    繼續完善公共醫療服務

     

    早前我和同事們會見了超過20個不同醫學團體、病人組織、立法會議員和其他人士時,他們都不約而同提出除了在公營醫療系統有醫生短缺的問題外,還有其他的挑戰,所以我們會繼續推展以下各項措施以加強和完善公共醫療服務︰

     

    第一是挽留醫管局醫生,包括推行退休後重聘計劃、聘用兼職醫生、提供更多晉升和培訓機會等,令他們可以留在醫管局。當然,當我們有更多醫生時,便可以紓緩在職醫生的工作量和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

     

    第二是促進公私營協作計劃,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早前預留100億元給醫管局實行公私營協作計劃,現時都有很多不同公私營協作計劃在進行中,但我們覺得可以更進取,這也是其中一個方法紓緩醫療服務的需求。

     

    第三是通過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提升硬件設施。我們現在正密鑼緊鼓進行第一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到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爭取撥款。如果有足夠的硬件,無論在醫生培訓或容納更多醫生提供服務都一定有所幫助。

     

    第四是推動基層醫療健康,香港長久以來沒有一個很完善的基層醫療健康配套,以致不少市民需要使用一些專科服務時,很快便需要進入醫管局第二層和第三層的服務系統。要改善整體公營醫療系統,尤其是醫院的人手壓力或輪候時間長的老問題,我們需要在上游、中游和下游做功夫。推動基層醫療健康對減低公立醫院住院及門診服務的壓力是有一定的幫助,故此現屆政府大力推動發展地區康健中心和其他配套,在現屆政府任期完結前,每一區都將會有一所地區康健中心或地區康健站。

     

    結語

     

    我們將於6月2日把法案提交立法會審議。我衷心希望立法會議員以及社會各界能支持有關法案。我們將盡力配合立法會的審議工作,讓有關法案得以早日獲得通過,令我們能盡快加入這個新途徑,可以有多些非本地培訓的港人醫生回來服務,讓整體醫療體系和服務輪候時間長的情況得以改善,最終能讓病患者得益,並讓香港公營醫療服務的健康和可持續發展得以維持,以應對本港人口增長和老齡化帶來對醫療服務的挑戰。

     

    (以上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5月23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 多管齊下 紓緩醫療系統人手壓力

    隨着本港人口高齡化,社會對公營醫療服務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公營醫療系統已面對龐大壓力。每逢遇上流感高峰期,急症室輪候時間長及病房使用量遠超負荷的情景,便多次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有見及此,我在過去幾份財政預算案都着力在硬件及軟件兩方面,盡量增加公營醫療體系的資源,緩解人手及相關配套的瓶頸問題。過去數年投放在公共衞生方面的開支,由2017至18年度的711億元,大幅增加至本年度(2021至22年度)的1,158億元,四年間累計增幅達到65%。醫療衞生是政府開支最主要組成部分之一,佔比與社福及教育相若。

     

    在硬件方面,我們正全力推動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以增加病床數目及提升醫療設施及相關配套。當中為第一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預留了2,000億元撥款,多項工程正在進行中,預計可額外提供超過6,000張病床和超過90個手術室。我在2018至19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的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包括重建瑪嘉烈醫院和屯門醫院,以及擴建伊利沙伯醫院和北大嶼山醫院,預計可額外提供超過9,000張病床及其他新增醫療設施,足以應付直至2036年的預計服務需求。除上述兩個計劃外,我們亦預留了50億元增購醫療設備,包括引進治療癌症和專科疾病的尖端醫療儀器等。

     

    然而,與硬件上的需要相比,本港醫療人手的短缺問題同樣嚴峻。香港目前每1,000名人口只有兩名醫生,數字遠遠落後於新加坡和英美等先進經濟體。根據最新的《醫療人力推算2020》報告,醫療人手短缺問題在中長期更會惡化,而目前公營醫療體系人手短缺的情況,更是迫在眉睫。我們有必要盡快對症下藥,力求減輕公營醫療體系的壓力及縮短病人診症的輪候時間。對策之一是積極增加本地醫生培訓。我們已把相關學額由2005至06學年到2008至09學年期間平均每年250個,大幅增加到2021至22學年的530個,增幅超過一倍,並計劃未來繼續增加學額。同時,在2018至19年度預算案中,政府亦承諾確保醫管局有足夠資源全數聘請本地培訓的醫科畢業生,讓我們的年青醫科生能專心學習,無須顧慮未來的就業前景。

     

    為提升公營醫療服務的容量,除了增加醫生的培訓名額,不可或缺的是增加如藥劑、物理治療及護士等的醫療人員培訓學額,以及整體教學的設施等。過去幾年,我曾到訪過幾間負責培訓本地醫護人員的大專院校,實地參觀和了解他們在教學設備的需要,並在過去兩個財政年度共撥款19億元予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以進行短期翻新及提升設施,以及中、長期擴建教學設施的研究和工程,以確保教學配套設施不會成為我們培訓本地醫護人員的限制。

     

    此外,有見公營醫療系統的前線醫護人員工作日益繁重,為了挽留人才,我在近幾年的預算案中均有預留資源予醫管局推出多項針對性措施,除了增加前線人員的各種津貼外,也優化了退休後重聘計劃,以及提供更多晉升和培訓機會。相關措施預計涉及的額外開支在2021至22年度約為1.6億元,估計到2025至26年度會增加至約12億元,增幅逾六倍。

     

    然而,即使增加培訓學額和教學設備,培訓一個專科醫生,由進入大學到完成專業培訓,往往需要超過十年。這些中長期增加醫療人手的措施,不足以緩解目前香港面對的人手上的缺口及市民對公營醫療服務的迫切需要。我們有必要多管齊下,同時透過有效的短期措施,全方位提升醫療系統特別是人員配備的數量,才能解燃眉之急。

     

    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醫生註冊條例》,建議在現有註冊制度外新增一項特別註冊途徑,讓非本地培訓醫生在符合特定條件後,可在香港取得正式註冊。申請人須符合的條件包括(1)本身須為香港永久性居民;(2)持有獲特區政府認可的醫學資格;(3)須在本港公營醫療機構服務5至11年並獲機構確認滿意其表現。具體須在公營機構服務的年期,視乎申請人在加入相關機構前是否已獲專科資格。如果申請人是剛獲得大學本科醫學資格,則須在本港公營機構接受至少六年的專科培訓,並在獲得專科資格後再在本港公營醫療機構工作至少五年,才能獲得正式註冊。

     

    這樣的安排,可讓在本港以外接受培訓、但卻熟悉香港環境的港人醫生,多一個回流到香港公營醫療機構服務市民的選項,紓緩本地公營醫療系統的人手壓力。而在受僱期間對他們工作表現的持續評核亦有助確保這批醫生的質素。

     

    環顧海外,近年同樣面對醫生人手緊張的新加坡,也設有類似的引入海外醫生的安排。新加坡自2003年起逐步承認國際上百多所醫學院畢業生的資格,容許他們先在當地有限度註冊,讓他們可在醫院工作,並在工作一段時間及獲資深醫生評估表現後,獲得正式註冊。這模式的好處是,在確保醫生質素的前提下,可更快引入更多的海外醫生,紓緩人手壓力。

     

    事實上,容許海外醫生來港工作並非新事物,早在1990年代,非本地培訓醫生佔同期在港新註冊醫生人數便高達約四成半。然而,在過去十年(2011至2020年),相關比例卻大幅下降至大約一成,某程度令本地醫療系統人手緊張的情況更為惡化。

     

    香港這些年,持續面對公營系統醫生人手緊張問題,我們已增加在軟件和硬件方面的資源投放,試圖從中長期徹底解決問題;現在透過修訂法例,吸納非本地培訓的港人醫生到公營醫療體系服務,相信這是目前最適切的方案,以緩解短期人手不足的問題。希望大家從社會整體需要考慮,支持這次的條例修訂建議。

     

    (以上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5月23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 改善醫療 刻不容緩

    本港醫生人手嚴重短缺,公營醫療系統長期超負荷,專科服務輪候時間頗長,部分需求殷切的服務輪候時間超過兩年,醫護人員疲於奔命,影響醫療服務的質素。目前情況並不理想,政府不能坐視不理。

     

    為解決醫生人手短缺問題,政府將於6月2日向立法會提交《2021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以開闢新途徑,讓合資格且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非本地培訓醫生在香港執業,希望立法會及社會各界全力支持。

     

    公營醫療服務需求增加

     

    公營醫療醫生人手短缺尤其嚴重。2020年醫院管理局和衞生署欠缺共710名專科醫生和準專科醫生。

     

    2020至2021年度,醫管局專科門診求診人次達747萬,較十年前﹙2010至2011年度﹚增加約84萬。而病人住院(包括住院及日間住院服務)日次由十年前的766萬增加至2020至2021年的820萬。需求極殷切的專科(如內科和眼科)的例行類別個案輪候時間均超過兩年。衞生署的兒童體能及智力測驗服務有十個專科醫生空缺(空缺率為40%),以致在2020年,只有約65%的新症可以在六個月內完成評估,遠低於90%的目標,情況令人憂慮。

     

    隨着本港人口急速老化,以及市民對公營醫療服務的需求持續上升,醫生人手短缺的問題若不解決,受苦的只會是廣大市民,尤其是基層和長者。

     

    醫生人手嚴重短缺

     

    本港缺乏醫生人手是不爭的事實。以人均醫生比例而言,香港目前每1,000名人口有兩名醫生,遠遠落後於其他先進經濟體,包括新加坡(2.5名)、日本(2.5名)、美國(2.6名)、英國(3.0名)和澳洲(3.8名)。

     

    食物及衞生局進行的《醫療人力推算2020》(以2017年為推算基準年)顯示,根據本港人口結構變化推算醫療服務需要,醫生人手由目前到長期均會持續短缺。到2030及2040年,分別會短缺1,610名和1,949名醫生。

     

    單靠本地培訓難解決問題

     

    雖然政府在過去十年已不斷增加兩間醫學院的醫科生學額,然而訓練醫生需時,擴張醫學院培訓容量亦有實際局限,因此不能單靠增加本地學額去解決醫生人手問題,而須考慮引入更多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1991至2000年間,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註冊高達2,224名,佔同期在港新註冊醫生人數4,950名的45%。然而,2001至2010年間只有366名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註冊,2011至2020年則有396名。

     

    因此,政府認為有迫切需要為合資格的非本地培訓醫生另闢途徑,讓他們只要符合特定條件,便無須通過執業資格試,亦能夠在香港取得正式註冊資格。

     

    多管齊下 改善公共醫療服務

     

    公營醫療系統正面對許多挑戰,醫生人手只是其中一環,有些結構性問題需要另行處理以改善公共醫療服務。特區政府已採取並會繼續推展各項措施以加強公共醫療服務,當中包括:

     

    挽留醫管局醫生(包括推行退休後重聘計劃、聘用兼職醫生、提供更多晉升和培訓機會等); 促進公私營協作計劃,利用私營界別的容量來減輕公營界別的壓力; 通過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提升硬件設施,從而提供額外病床;以及 推動基層醫療,並加強基層醫療領域各專業、界別和組織之間的協調,以減輕公營醫院的壓力。

     

    然而,若欠缺足夠醫生人手,任何服務的改善也難以實行。長遠而言,通過並實施條例草案具一定效益,新途徑(即特別註冊)將吸引更多合資格的非本地培訓醫生回港執業,以增加公營醫療系統的醫生人手,提升醫療質素和效率,亦可縮短病人輪候服務的時間,紓緩醫生的工作壓力。

     

    十年醫院發展計劃:階段性進展

     

    政府在2016年與醫管局開始推行第一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並預留2,000億元撥款,用以進行合共16個項目,以額外提供逾6,000 張病床和94間手術室,並增加專科和普通科門診診所的服務名額。

     

    至今,政府已把第一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下的14項工程計劃全面或部分提升為甲級,總承擔額合共逾701億元,佔2,000億元的35.1%。我們計劃在今年第二季就三項醫院工程計劃申請撥款,包括在啟德發展區興建新急症醫院;北區醫院擴建計劃---工地平整及地基工程;及瑪嘉烈醫院荔景大樓擴建計劃---工地平整及地基工程。如建議的三項擬議醫院工程計劃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批准,累計核准承擔額將為逾1,095億元,佔2,000億元的54.8%。

     

    籌備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

     

    為加快推行將來的醫院發展,行政長官於2018年施政報告宣布,已邀請醫管局籌備在下個十年周期(2026至2035年)推展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計劃預算費用為2,700億元,涵蓋共19個工程項目,當中包括興建新醫院及社區健康中心,以及重建或擴建現有醫院1。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完成後,可額外提供逾9,000張病床及其他新增醫療設施,大致上足以應付直至2036年的預計服務需求。醫管局會逐步展開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的籌備工作。

     

    兩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可增加資源規劃的確定性,有利各醫院工程項目的落實和推展工作,醫管局亦可在人力和其他醫療資源方面及早做好計劃和作出配合。

     

    總結

     

    特區政府銳意改善本港醫療體系和服務,以前瞻性的眼光規劃未來,建立周全穩健的醫療制度及可持續發展。不過,硬件與軟件的提升,要有足夠的醫護人手配合。因此,增加醫生人手在短、中、長期來說都有其重要性、必要性及迫切性。畢竟這關乎市民需要、病人和大眾的福祉。我希望社會各界及醫生組織以客觀、理性及務實的態度處理醫生人手不足的課題,從香港整體利益出發,讓合資格且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非本地培訓醫生在港執業。

     

    1第二個十年醫院發展計劃中19個工程項目包括在京士柏用地及洪水橋新發展區興建新醫院;重建或擴建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葛量洪醫院、瑪麗醫院、將軍澳醫院、基督教聯合醫院、靈實醫院、黃大仙醫院、瑪嘉烈醫院、明愛醫院、北大嶼山醫院、仁濟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大埔醫院/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屯門醫院、天水圍醫院及博愛醫院;以及興建元朗社區健康中心。

     

    (以上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5月23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 第 184 頁,共 26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