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介紹] 本木序推出全新的金盞花紓緩精華油 30ml

香港政府新聞網 - 社區與健康

  • 逾千八人染疫 個案逐步增加

    (可按這裏收看整個簡報會的手語翻譯短片。)

     

    本港新增1,849宗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檢測本地個案。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表示,個案數字本月初開始逐步上升,但絕大部分患者屬輕症或無症狀感染,嚴重、住院個案和死亡人數仍維持於較穩定水平。

     

    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首席醫生歐家榮今日在簡報會上說,本地個案中,核酸檢測陽性個案佔788宗,經核實的快速抗原測試陽性個案1,061宗;另有155宗輸入個案。

     

    三間院舍新增感染個案,分別為沙田新生精神康復會博康宿舍、西貢耆康會東蓮覺苑護理安老院、南區耆康會關泉護理安老院,涉及三名院友和兩名護理員。

     

    186間學校呈報共217宗陽性個案,其中天水圍官立中學、天主教露德聖母幼稚園、合一堂陳伯宏紀念幼稚園個別班別出現感染群組,防護中心建議有關班別暫時停課。 

     

    此外,本港再添25宗懷疑Omicron變異病毒株BA.2.12.1亞系個案,其中13宗源頭未明。至於懷疑屬BA.4或BA.5亞系的個案增15宗,四宗源頭不明,患者包括一名在銅鑼灣如心酒店任職房務主管的41歲男子,或因與酒店內檢疫人士接觸而受感染。

     

    歐家榮表示,自上月底社交距離措施放寬後,食肆營業時間延長,市民也開始恢復正常生活,社交活動增加,近日感染個案數字上升,惟非爆炸性增長。

     

    醫院管理局總行政經理(質素及標準)劉家獻指,疫情目前未對公立醫院服務構成太大壓力,隔離病床充足。局方最近成立高層次緊急應變指揮中心,並已制定方案,一旦疫情惡化,可短時間內調動過千病床以接收新冠病人。

     

    另一方面,政府按防疫需要將大埔富雅花園第1座劃為受限區域,相關人士須於指定時間內接受檢測。

     

    因應多宗陽性個案,以及牛池灣、大埔的污水樣本檢測呈陽性,36個指明地方納入強制檢測公告。政府明日在柴灣興民邨重開流動採樣站

     

    鑑於大埔、九龍城和黃大仙多個屋苑的污水樣本檢測結果呈陽性且病毒量相對較高,房屋署和當區民政事務處會陸續向相關居民、清潔工和物業管理員工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

     

    政府設有專題網頁,提供2019冠狀病毒病的相關資訊及健康建議。

  • 兩受限區檢14宗陽性個案

    政府完成在沙田錦英苑錦雅閣、大埔德雅苑的強制檢測行動,其間發現14宗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檢測個案。

     

    政府昨日作出限制與檢測宣告,將有關住宅劃為受限區域。錦英苑錦雅閣有約890人接受檢測,錄得六宗陽性個案。德雅苑1,852人受檢,驗出八宗陽性個案和一宗檢測結果不確定個案。

     

    當局並派員到訪兩廈1,166戶,會跟進無人應門的單位。

  • 誘蚊器指數整體趨勢與去年相若

    食物環境衞生署表示,今年白紋伊蚊誘蚊器指數整體趨勢與去年相若。因應個別監察地區5月誘蚊器指數上升,署方已即時啟動跨部門滅蚊應變機制,協調相關部門和持份者加強防蚊滅蚊工作。

     

    食環署回應傳媒有關5月全港白紋伊蚊誘蚊器指數的報道,指本地蚊患情況與季節變化有顯著關係。秋冬時蚊患情況相對輕微,但在炎熱多雨的春夏月份,各監察地區的誘蚊器指數則相對較高;本月早前的持續雨天或導致6月誘蚊器指數上升。

     

    今年首五個月,該署消除逾22,600個蚊子滋生地點,並提出63宗相關檢控。政府跨部門防治蟲鼠督導委員會也於本月22日召開會議,討論當局在防治蟲鼠方面採取的優化措施,以及就近日蚊患情況商討應對策略。

     

    64個監察地區中,六個地區5月分區誘蚊器指數高於20%警戒水平。該些誘蚊器大多位於公共及私人住宅區、學校、康體設施和公眾地方,署方已立即連同相關政府部門和持份者採取行動,在有關地區加強防蚊滅蚊。

     

    此外,相關部門按誘蚊器指數快速通報系統,於個別監察地區通知自願參與機構在處所公用地方張貼特別設計的警示通告,提醒住戶和員工即時採取措施防治蚊患。

     

    食環署會繼續密切留意誘蚊器指數變化,並與相關部門加強管轄範圍的防蚊滅蚊和宣傳教育工作。

  • 紙藝見匠心 珍品慶回歸

    尋常紙張,經細緻摺疊,可成藝術珍品;小小香城,縱歷盡挑戰,終現繁盛景象。觀摩一件件栩栩如生的摺紙作品,既窺見藝術家巧思,同時也可回味極具本港特色的一事一物。

     

    為慶祝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25周年,中西區民政事務處邀請摺紙藝術家陳柏熹,於金鐘太古廣場L1層舉辦「香港昇平 繁盛共享摺紙藝術展」,展出其精心創作的摺紙作品。

     

    年僅29歲的陳柏熹,12歲那年乍見日本摺紙大師的紙摺飛龍,讓他大開眼界,更開展了他的摺紙人生。17年來不停鑽研,又到外地交流經驗,就是要把興趣化為藝術,如今他已聞名中外。

     

    歷盡挑戰 成就輝煌

     

    陳柏熹介紹是次展品的靈感來源,指作品題材全與香港有關,包括黃牛、海龜、招潮蟹和小灣鱷貝貝等。他說,摺紙作品就像香港,一張紙經過多重摺疊,成為一件藝術品;香港回歸25年來,一直經歷很多挑戰,才成就今天的輝煌。

     

    他以其中一件作品「鳳凰」為例,指出此靈獸有涅槃重生之意,有如香港經歷種種挑戰,重生後展現一番新景象。

     

    千變萬化 維肖維妙

     

    要令作品栩栩如生,陳柏熹有一套心得。他說一張紙平平無奇,即使摺疊多層,陰影效果也不會太理想,但利用塗色方法,在作品邊緣部位上色,即可增加立體感、層次感。整件作品看起來不像紙造,卻像一件雕塑,直至觀眾走近看時,才驚嘆它原來是摺紙作品。

     

    摺紙藝術千變萬化,要創作出色的作品,除摺疊技巧外,還要懂得計算。陳柏熹說,摺紙前需要兩至三星期蒐集資料及研究,然後在紙上畫出作品不同比例的線條,計算好摺疊部分才能動手,實際摺紙時間卻只是數小時。

     

    陳柏熹指摺紙最困難之處,是單憑一張紙摺出作品,因為紙張重疊後變厚,摺疊越多層次便越困難。摺紙時也要小心翼翼,否則可能弄破作品。所以摺紙藝術家常言,七分準備、三分摺製。

     

    展場還設有不同裝置,讓市民「打卡」,有興趣者可即日至7月10日到場參觀這些大師級藝術作品。

  • 水泉澳邨茂泉樓檢六宗陽性個案

    政府完成在沙田水泉澳邨茂泉樓的強制檢測行動,發現六宗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檢測個案和三宗檢測結果不確定個案。

     

    政府昨日作出限制與檢測宣告,將該廈劃為受限區域,約970人接受檢測。

     

    當局並派員到訪該廈483戶,會跟進無人應門的單位。

  • 本港錄逾千五宗新冠個案

    (可按這裏收看整個簡報會的手語翻譯短片。)

     

    本港新增1,533宗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檢測本地個案,核酸檢測陽性個案佔603宗,經核實的快速抗原測試陽性個案930宗;另有152宗輸入個案。死亡個案增一宗。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首席醫生歐家榮今日在簡報會上說,屯門海港酒家群組多一名顧客染疫,累計個案42宗。

     

    此外,有海港酒家群組患者本月19日即傳染期內曾到旺角新世紀廣場翠園用膳,翠園其後錄得四宗陽性個案,防護中心認為該食肆或有短距離空氣傳播,且個案或與海港酒家群組相關,因此會進行全基因排序分析情況。

     

    歐家榮又指,屯門山景邨景安樓、大興邨興偉樓分別錄得三宗和一宗陽性個案,兩廈均有住客曾到訪涉事的海港酒家。

     

    學校方面,172間學校呈報共202宗陽性個案,其中三間學校可能出現集體傳播,防護中心建議有關班別停課一周。過去七天,79間學校錄得兩宗或以上個案。

     

    另外,本港再增28宗懷疑帶有Omicron變異病毒株BA.2.12.1的個案,其中11宗源頭未明,有六宗的患者為該11宗個案患者的家人,另有11宗與早前個案有流行病學關連,當中有九宗涉及海港酒家群組。

     

    今日下午,政府按防疫需要對大埔德雅苑、沙田錦英苑錦雅閣作出限制與檢測宣告,將兩廈劃為受限區域,相關人士須於指定時間內接受強制檢測。

     

    鑑於屯門和元朗部分住宅的污水樣本檢測結果呈陽性且病毒量相對較高,房屋署和當區民政事務處會陸續向相關居民、清潔工和物業管理員工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供他們自行檢測。

     

    政府設有專題網頁,提供2019冠狀病毒病的相關資訊及健康建議。

     

  • 加強病毒檢測 提升防疫意識

    慶祝特區成立25周年的活動陸續展開,為確保新冠疫情不會因人流和社交活動增加而加劇,政府未來數天會在錄得較多個案和污水樣本檢測結果呈陽性的地區加強檢測,並呼籲市民嚴守社交距離措施。

     

    為盡早識別新冠患者,政府已更廣泛地免費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不僅加強向前線物業管理員工和建築地盤派發,也透過18區民政事務處向參與地區慶祝活動的市民分發。

     

    同時,為支援和鼓勵長者恆常自我檢測,政府會繼續向60歲或以上市民免費提供快速抗原測試包,直至疫情進一步受控。

     

    現時,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按流行病學調查和風險評估訂定風險地點名單,並把相關地方納入強制檢測公告。政府自上周末已加緊就重點區域發出強檢公告,以盡早識別感染者。

     

    另外,政府會密切留意疫情發展,按需要採取圍封強檢行動,盡早切斷傳播鏈。

     

    有見本港疫情出現反彈風險,政府呼籲大眾提高警覺,頻密進行檢測,同時遵守社交距離措施,且避免到人多擠迫的地方或參加不必要活動,以防病毒在社區傳播。市民也應盡早完成接種三劑新冠疫苗,合資格人士則應接種第四劑疫苗,保護自己和家人健康。

  • 港昌閣強檢行動錄一陽性個案

    政府完成在香港仔中心港昌閣的強制檢測行動,發現一宗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檢測個案。

     

    政府昨日作出限制與檢測宣告,將該廈劃為受限區域,約463人接受檢測。

     

    當局並派員到訪該廈162戶,會跟進無人應門的單位。

  • 現行社交距離措施延續

    政府宣布延續現行社交距離措施,生效期為本月30日至下月13日。

     

    隨着人流及社交活動頻繁,香港每日新增個案持續處於上升趨勢,並陸續出現一些群組感染,污水監測數據亦顯示各區病毒量上升。雖然入院人數有所增加,但目前仍維持較低水平,重症或死亡個案未有明顯上升跡象。政府表示會密切監察整體疫情發展,並採取防控措施,以持續降低疫情反彈的風險。

     

    因應疫情最新走勢,並考慮到下一周期措施的生效期橫跨至新一屆政府任期,經諮詢並徵得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同意,政府決定由本月30日起延續現行社交距離措施14天,包括繼續要求所有酒吧、酒館、夜店和夜總會顧客,在進入處所前必須進行測試並取得陰性結果,以更有效管控病毒傳播。

  • 新冠病毒本地個案增逾千七宗

    本港新增1,719宗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檢測本地個案,核酸檢測陽性個案佔609宗,經核實的快速抗原測試陽性個案1,110宗;另有154宗輸入個案。

     

    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首席醫生歐家榮今日在簡報會上說,三間安老院新增感染個案,西貢通善壇安老院、黃大仙紫雲間沁怡護養院各有一名護理員染疫,早前錄得個案的元朗松齡雅苑再多兩名院友和兩名員工檢測結果呈陽性。

     

    335間學校呈報共464宗陽性個案,其中七間學校個別班別可能出現集體傳播,防護中心建議有關班別暫時停課。過去一星期,154間學校錄得兩宗或以上個案。

     

    此外,本港再增15宗懷疑帶有Omicron變異病毒株BA.2.12.1的個案,其中五宗與屯門海港酒家群組相關,患者包括三名食客。該酒家累計41名食客染疫,他們均於本月16日光顧。

     

    歐家榮表示,機電工程署巡查該酒家的通風系統,發現鮮風量和每小時換氣量都低於標準,且數值偏低,可能是造成群組爆發的原因之一。防護中心已聯絡食物環境衞生署,要求該酒家改善通風,並經機電署檢查合格方可復業。

     

    醫院管理局總行政經理(質素及標準)劉家獻匯報,威爾斯親王醫院臨床腫瘤科男女混合病房再有一名已出院的病人確診,目前正接受家居隔離;該群組至今五名病人和四名員工受感染。

     

    另一方面,政府按防疫需要對沙田水泉澳邨茂泉樓作出限制與檢測宣告,將該廈劃為受限區域,相關人士須於指定時間內接受強制檢測。

     

    鑑於沙田和觀塘部分屋苑的污水樣本檢測結果呈陽性且病毒量相對較高,房屋署和當區民政事務處會陸續向相關居民、清潔工和物業管理員工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供他們自行檢測。

     

    政府設有專題網頁,提供2019冠狀病毒病的相關資訊及健康建議。

  • 漁暉苑強檢行動錄一陽性個案

    政府完成在香港仔漁暉苑景暉閣的強制檢測行動,發現一宗新型冠狀病毒陽性檢測個案。

     

    政府昨日作出限制與檢測宣告,將該廈劃為受限區域,約523人接受檢測。

     

    當局並派員到訪該廈216戶,會跟進無人應門的單位。

  • 社福設施具基礎 人力財務待解決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撰文表示,不少社會福利服務仍在追落後,安老服務和復康服務尤甚。在規劃和未來服務設施供應上,現屆政府已建立基礎,但人力和財務上還要不斷尋求解決方法。

     

    他說,獎券基金的收入來源基本上不能滿足日後興建福利服務設施所需的資金。有關方案的制訂已近尾聲,有待新一屆政府作決定。他願日後的特區政府為改善民生,特別是改善弱勢群體福祉繼續努力。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6月26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前言

     

    上星期的網誌列出了今屆政府勞工保障立法的工作,有社福界的朋友便提醒我,如果這個星期寫有關社會福利政策的工作,就不要列舉了,否則網誌內容會太多太長,會悶死讀者。我當然沒有打算一一列舉,現屆政府的社會福利改善及新增措施多達幾百項[1],再加上過往兩年半的抗疫工作,同事們的工作壓力實在有點透不過氣來。雖然部分措施因疫情而進展緩慢,甚至有所延誤,而社會上仍有不少批評,我近日仍不斷地說要多謝政府同事,特別是社會福利署同事這幾年來的辛勞。

     

    歷屆政府社會福利署開支增幅

     

    社會福利署開支[2]可算是社會福利開支的最大部分[3]。以下表列了過往五屆政府的社會福利署開支增幅:

     

    社會福利署政策綱領

    第一屆政府2002-03/ 1997-98

    第二屆政府2007-08/ 2002-03

    第三屆政府2012-13/ 2007-08

    第四屆政府2017-18/ 2012-13

    第五屆政府2022-23#/ 2017-18

    家庭及兒童福利

    6.7%

    -20.6%[4]

    49.1%

    50.4%

    53.0%

    安老服務

    97.0%[5]

    3.2%

    48.2%

    53.1%

    87.1%

    康復及醫務社會服務

    80.5%[6]

    9.5%

    45.2%

    59.8%

    62.8%

    違法者服務

    14.6%

    -4.7%

    15.1%

    13.5%

    16.3%

    社區發展

    21.6%

    -52.1%[7]

    23.6%

    15.3%

    8.9%

    青少年服務

    28.5%

    7.0%

    35.0%

    15.9%

    31.9%

    所有社會福利服務

    51.9%

    -1.0%

    44.2%

    48.3%

    65.9%

    社會保障

    54.4%

    12.3%

    26.1%

    49.1%

    53.5%

    總開支

    53.7%

    8.3%

    31.0%

    48.8%

    57.2%

     

    #預算數字

     

    第一屆政府的社會福利署開支增幅相當之高,較第二、三及四屆都高。這是我過往描述社會福利開支增幅的第二波後半部。第一波是1970年代的前港督麥理浩年代,第二波是1992年後的前港督彭定康年代,亦是由於彭定康在社會福利開支的增幅起動始於其任期的後半部分,加上部分計劃推行的延誤,令到開支增幅反而是出現於第一屆特區政府任內,這說明了為何當第一屆特區政府的財政受到亞洲金融風暴重創出現多年赤字而試圖削減社會保障[8]及社會福利服務基線[9]開支時,社會保障及社會福利服務開支卻不跌反升的主要原因。

     

    從上表,大家可以觀察到第五屆政府的社會福利署開支增幅(57.2%)是歷屆之冠。若包括在職家庭津貼[10]的兩倍多(234.1%)的增幅,社會福利開支的增幅便更高。第五屆政府在社會福利署社會福利服務開支的增幅(65.5%)明顯高於社會保障開支的增幅(53.5%),而非如一些坊間評論指今屆政府在社會福利服務的增幅小,而增加的主要是社會保障開支。在社會福利服務當中,尤以安老服務開支的87.1%增幅及復康服務的62.8%增幅較為明顯。不過,大家可能留意到第四屆政府社會福利署開支增幅(48.8%)亦十分可觀,這是我在加入政府前,描述第四屆政府的社會福利政策已有啟動香港社會福利開支增幅第三波的先兆;而第五屆政府的社會福利開支的增幅可算是正式的第三波。不過,我不得不重複,社會福利服務開支的增幅,特別是安老服務與復康服務,仍只是在追落後,與社會需求仍有一大段的距離。

     

    剩餘社會福利模式(Residual social welfare model)

     

    近年仍有不少的評論指香港社會福利制度是奉行剩餘社會福利模式。我一直認為用這個超過半個世紀的老學術名稱來理解香港社會福利制度十分過時,我在大學教書都有近30年沒有用這種概念。或許我們可以說1970年代的公共援助制度(Public Assistance)(即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的前身)是源於剩餘社會福利模式,但在彭定康年代推出的綜援計劃已不單純是一個剩餘社會福利模式;若再看歷年公共福利金計劃的發展,包括高齡津貼(即「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及傷殘津貼,甚至是在公共福利金計劃以外的在職家庭津貼計劃和兒童發展基金等,都難以用剩餘社會福利模式來形容。若再加上不少的社會福利服務的預防及發展功能,便更不是剩餘社會福利模式。若說今天香港的社會福利制度仍具剩餘社會福利模式的影子,便一定無錯,它總是由香港1950年逐步演變出來的制度,社會福利署亦只是1958年才成立。

     

    結語

     

    正如上文所講,今天不少社會福利服務仍在追落後,特別是安老服務和復康服務,前者更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高齡海嘯的前浪還有數年才接近香港,我們仍須作好準備。在規劃上及未來服務設施供應上,現屆政府建立了基礎,但人力及財務上,還需要不斷尋求解決方法。就如我過往提到單是獎券基金的收入來源,基本上不能滿足日後興建福利服務設施所需的資金。有關方案的制訂已近尾聲,有待新一屆政府作決定。但願日後的特區政府為改善民生,特別是改善弱勢群體福祉,繼續努力。

     

    這是我任內的最後一份網誌,多謝各位讀者的支持,更多謝各傳媒的報道。

     

    [1] 單是新措施有約100項,改善措施便更多。

    [2] 社會福利署開支可參閱政府財政預算案中政府一般收入帳目中的總目170。

    [3] 希望大家留意到這部分的分析是社會福利署開支,而非社會福利開支。

    [4] 由2004至05年度開始,學前學費津貼的開支,由社會福利署轉為教育署/教育局。

    [5] 由1998至99年度開始,家務助理服務開支由家庭及兒童服務改為歸類安老服務。

    [6] 由1999至2000年度開始,醫務社會工作服務開支由安老服務改為歸類康復及醫務社會服務。

    [7] 有部分社區發展的資源調撥了入家庭及兒童福利服務,主要是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成立。

    [8] 主要是在1999年及2003年削减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下的標準金額。

    [9] 主要是資源增值計劃(三年內削减5%)。

    [10] 在職家庭津貼開支列于政府財政預算案中政府一般收入帳目中的總目173在職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

  • 第 81 頁,共 341 頁